联系我们 心理援助热线:800-810-1117 010-82951332

宣传活动

生命的力量

来源: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 时间:2019/8/9 收藏 打印

我们知道人生总要经历各种痛苦,小到感冒发烧,大到生离死别,因为从事这样一份特殊的职业,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到更多人的悲喜人生,他们所经历的痛苦,可能是我们平时无法想象的,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位身处绝境仍在挣扎着求生存的女士的故事。

来电者和我同岁,出生于甘肃农村的一个贫困家庭,父亲重男轻女,但家里只有她和姐姐两个女儿。在她很小的时候,姐姐招了上门女婿,不是因为她家有钱,而是姐夫如果不做上门女婿根本娶不到老婆,但后来姐夫把姐姐带跑了。愤怒的父亲开始每天喝酒,打骂她和母亲,终于母亲也被打跑了,剩下来电者和父亲一起生活。

这里我不想用相依为命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太暖了,似乎并不适合这对儿父女。虽然来电者早过了上学的年纪,但她一天书也没读过。在她13岁那年,噩梦开始了,她被人贩子拐到了极偏远、贫困的山区,嫁给了一个大她很多的暴力丈夫,被囚禁、被折磨,从一个13岁的孩子,到16岁生了第一个儿子,我不敢想象她经历了怎样的摧残。她给我讲了这样一幕,16岁刚生了大儿子,骨瘦如柴的她没有奶水,丈夫就用铲子边打边骂,问她为什么没有奶,打得她遍体鳞伤,连婆婆都看不下去了,说那么小的孩子能有奶么?

就是这样的日子,她在那里生存了十年。从13岁到23岁,生了两个儿子的她似乎已经认命了。但是23岁那年,因为不堪忍受丈夫的虐待,她喝农药自杀,被医生抢救回来,当时邻居都看不下去了,劝她逃跑,不能白白让人折磨死。于是半年后她抱着一岁多的二儿子,偷藏了儿子的一百元压岁钱,历尽千辛逃了出来。

回到老家后得知父亲已经去世,又辗转找到了改嫁的母亲,跟母亲生活了一段时间。起初还好,但她发现继父觊觎她的时候就坚定地离开那里,把孩子托付给母亲,一个人出去打工了。23岁的她,没上过一天学,去招工的工厂连表都不会填,但她说了这样一句话,“虽然我不认识字,但我能干活儿”。

在听她讲述的时候我几度落泪,但一直克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有什么变化,我不敢想象如果她经历的一切发生在与她同龄的我身上,我还能不能这么坚强地活着,佩服她的同时我也深深感慨生命的力量,即使身似浮萍,命如蝼蚁,仍坚持不懈,于苦难中寻求希望!感谢这位来电者,也感谢每一位带给别人生命的力量的同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