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心理援助热线:800-810-1117 010-82951332

宣传活动

有关死亡

来源: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 时间:2019/8/9 收藏 打印

死亡一直是一个很特殊的话题。

在来到热线工作以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对死亡比较敏感。可能有看法,有回避。但是来到这儿工作后,我发现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儿。因为它可能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每人的生活中。我相信人们在有生之年都多多少少接触过有关死亡的事情,无论是生活中认识的其他人的死亡,或者家里的宠物离世,或者哪怕是养的一盆花谢了,都算是一个离别。

而每个人在面对死亡,离别时,当时的反应和感受,期待都不一样。过去的我只知道,你是不能自杀的,自杀是不对的,你不应该这么做。然而,当我坐在接线员这个位置上,我知道我应该抱有的最起码的态度是:我要跟你一起努力活下去。与此同时,我知道还有另一个道理就是:每一个人生命的权利都把握在他自己的手里,别人没办法替你决定是生还是死。所以除了争取和你一起活下去,还有一个另外的选项就是,在你离开之前,我会陪着你,让你不那么孤独地离开。

这种过程,远远比跟他一起找活下去的办法,更沉重更有压力,可能在那个过程中会非常着急、焦躁、愤怒、恐惧。我需要做的是带着这种复杂而又强烈的情绪继续待在那里,然后还要抽出一部分理智去思考:他经历了什么最后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说真的一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吗?他是没有说还是真的一点都没有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判断。因为我并不相信一个人会这样完全地放弃自己。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杀了他,那他又怎么会死去?

但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了。他在电话那头告诉我他坐在沙发上,已经穿好了为自己准备的最后的时刻的西服。他说他现在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在跟我通话。我听到他略微沙哑的声音,下意识地问他的安全状态,他的回答是:我已经烧上炭了。我尽量平静地继续问:您烧了有多久了?他依旧语速缓慢地回答我:20分钟了。

我一直在听他说话,心里却火烧火燎,我知道每多一分钟,他都有可能有生命的危险。我尝试着去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尝试去了解他的过去,尝试的去了解他现在的心情。并告诉他,现在的我很关心他,并且非常担心他,想把我对他的期待略微植入到现在这个危险的状况下。大概又过了一刻钟,我跟他聊,现在屋子里的环境是什么样?窗户在哪儿?周围还有什么东西?有没有什么留恋的?你希望我给你什么样的帮助?我问了很多的问题,也听他回答了很多,中间经历了他的声音越来越缓慢,声音越来越小的过程。逐渐感受到他的声音中越来越没有力气。我的心里更加的着急了。因为,我以为,当生命真的受到威胁的时候,人的本能,一定是求生,但现在我发现,即便他真的越来越没有力气,几乎快没有声音了,却依旧在拒绝我提供给他的任何有关求生方面的帮助。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比如,你可以找一个长一些的东西去把窗户捅开,我知道你快没有力气了;你只需要把一个东西冲窗户扔出去,把窗户砸开,你就能活下来。即便我说了这么多,我发现他需要的并不是这些,他希望的是这个时刻我能跟他说话,希望我陪着他。是的,我非常的无力。就这样时间一直过着,直到我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我唯一能跟他有的连接,就是从他那头,贴着话筒传来的呼吸声,像是一个逐渐睡着的感觉,从困倦到深度睡眠的过程。

我的陪伴还在继续,听着呼吸声,带着无力感,我继续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每隔两三分钟我就对他说一说话:你还在吗?我一直都在这边听着。如果你能听到的话,敲敲话筒告诉我。如果你能听到的话,发出一点声响,让我知道。如果你能听到的话,去尝试,想尽办法把窗户打开。我一遍一遍重复着,随时都在期待着有一点不一样的声音出现。直到我等待了近20分钟,我和同一个班儿上同事及代班不断的文字交流后,我决定,先挂断电话。因为我需要让他的手机有电量,好让我过一会儿还能再尝试找到他。

就这样,挂断后,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同事们对我的鼓励和肯定。他们告诉我,你辛苦了!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就这样,我的同事,整个过程,也同样,陪伴了我。

我想死亡对于每一个生物来说,其实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但是每个人如何看待死亡,如何应对死亡,甚至如何运用死亡,都不一样。所以在这里,尊重,陪伴,和拯救同样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