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为患者提供所需的高质量心理治疗服务,北京回龙观医院在行动

来源: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 时间:2017/6/13 收藏 打印

心理治疗在北京的医疗收费标准几十年没有变,依然是个别心理治疗每次30元、小组心理治疗每次15元;即使新医改后有医事服务费,仍然是收费远低于医院的投入。这样的收费标准让北京市各公立医院为患者提供循证的心理治疗服务(比如认知行为治疗)难上加难。

面对此种困境,北京回龙观医院依然投入巨大的人力和财力去加大心理治疗人才的培养力度,并早在10年前就大力支持把美国、加拿大和香港的知名认知行为治疗专家引进医院来做培训和案例督导,提早储备了一批临床所需的认知行为治疗人才。

在去年年底医院新门急诊楼开业有服务场所后,医院秉持一贯的理念,即患者的需求第一位,在门诊开始提供规范的、预约好的、连续、每周一次、每次45分钟的一对一认知行为治疗和连续的、每周一次、每次90分钟的团体认知行为治疗,帮患者学会用认知行为治疗的方法去自助,逐步走出精神障碍的泥潭,恢复病前的社会功能。这一服务因疗效明显深受患者的欢迎和好评。

此外,为了进一步提高医务人员的团体认知行为治疗水平,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认知行为治疗,医院继续聘请香港大学的黄富强教授在下班后的时间为大家提供远程的小组认知行为治疗案例督导。在2017年6月12日16:30-19:30开展的首次认知行为治疗案例督导在所有被督导人员的满心喜悦中完成了。

心理治疗师郎俊莲在接受督导后说:“本次督导主要是针对第一次团体认知行为治疗的,黄老师督导的很细致,感受最深的是活动设计一定要紧扣活动目标,活动目标一定要明确具体,还有就是通过引导性发现技术促进小组成员的互动。”心理治疗师赵丽婷说:“今天督导的体会一个是对第一次治疗的结构有更深入的了解,第二点是对情绪温度计的应用有了全新的理解角度。”陈楠说到:“今天督导体会主要有两点:一是情绪温度计的多重用途。经老师指点后开拓了思路。尤其是作为衡量危险的指标,可以让来访者观察体验情绪变化的同时,多掌握一种预防复发的方法,以便及时求助。觉得很有用。二是体验。以前多是在处理自动化思维时想着要用引导式发现。其实识别情绪也好,分辨生理反应也好,治疗过程中是处处可用的。” 姚晶的体会则是认知行为治疗的重点是引导性发现而非教育,吴承京则认识到,引发小组成员的参与和讨论才是团体治疗的灵魂所在。精神科医生张索远感悟最深的是,团体治疗师怎么提醒自己带团体治疗时不设立太过宏伟的目标,而是将目标限制在一个适合的程度,然后放慢节奏一步一步来,才能让小组治疗更有效率。李献云则体会到那种当众被挑毛病和被指出不足后的快感与惬意,因为她看到了自己改变和前进的方向。很多参与者在接受督导后给出了各自的收获,无法一一列举。就连因休假错过了首次督导的刘旭都说:“我最大的感受是没能参加太可惜,这个年假休得成本有点大。”

为了支持我们的远程督导,怡康心理诊所无偿为我们提供设备。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的IT工程师刘涛从上周就开始忙碌,放弃自己的班下和周末的休息时间做远程视频督导设备的调试、督导所需材料的上传并与督导老师联系协调,并在督导的过程中全程给予技术支持。

为患者提供所需的高质量心理治疗服务,北京回龙观医院更多的是体现在行动上,无论是领导层,还是医疗服务的直接提供者,广大的医务人员,以及默默无闻的技术保障者!有这些可敬可爱的人们,未来能不充满希望吗?